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中国民间故事 >

细柳教子

时间:2013-05-30 21:1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话说清康熙年间,山东即墨县有个叫高东方的富翁,妻子不幸因病去世,丢下个不到五岁的男孩长福。高东方一个大男人如何能拉扯孩子呢?万般无奈,高东方也只好再娶了。 长福的继母叫细柳,年方十九,嫁过来后,细柳和高东方是举案齐眉,百般恩爱。难得的是,细
   话说清康熙年间,山东即墨县有个叫高东方的富翁,妻子不幸因病去世,丢下个不到五岁的男孩长福。高东方一个大男人如何能拉扯孩子呢?万般无奈,高东方也只好再娶了。
   长福的继母叫细柳,年方十九,嫁过来后,细柳和高东方是举案齐眉,百般恩爱。难得的是,细柳对长福也关心得很,从不打骂。有一次,细柳要回娘家,小长福拼命大哭,一定要跟去,高东方怎么劝也不听。见他们母子如此情深,高东方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,十分安慰。
   一年后,细柳也生了一个白胖小子,取名长怙。正是一家人和美幸福的时候,不料天有不测风云,高东方有一天和朋友喝酒,回家的路上从马上跌落而死,细柳和两个孩子成了孤儿寡母。
   光阴似箭,一晃长福就到了十岁,细柳将他送至私塾学习。但是,长福十分贪玩,三天打渔,两天晒网,动不动就逃学,而且一逃学就跟着一群放牛娃疯玩,经常是三天两头也见不到他的人影。细柳先是痛骂长福,随后是痛打他,棍子都打断了好几根。长福每次挨打时也疼得狼哭鬼嚎,但奇怪的是,长福根本不怕挨打,依旧逃学,好了伤疤忘了痛,依旧贪玩,细柳根本拿他没辙。
   一天,细柳将长福叫到跟前,对他说:“长福,你既然不愿读书,我也不能勉强你,反正我也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了。不过,我们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,养不起吃闲饭的人。从今天起,你得学会自己养活自己了,你不是喜欢放牛吗?这样吧,你脱下身上的衣服,换上旧衣服去放牛。记住,你一天不劳动,就没有饭吃!我还要狠狠揍你!”
   于是,从这天起,长福穿上破旧衣服,天不亮就外出放牛,夜深了回家,回了家也没有可口的食物等着他——他得自己热细柳和长怙吃剩的残羹冷炙。就这么过了十来天,长福实在受不了了,这样的日子太苦了。于是,他哭着跪在细柳的面前,说:“娘,还是送我去读书吧,我一定好好学习。”细柳面若冰霜,好象压根儿就没有听见,转身就到了里屋。长福跪了半个时辰,见继母不会回心转意,只好拿着牛鞭、含着眼泪去放牛。
   深秋了,寒风阵阵,长福还是穿着那身破单衣,而几个脚趾全部从破鞋子里露出来了;冷雨绵绵,长福冻得缩头缩脑,就像一个小叫花子。邻居们看见了,都纷纷摇头:“没亲娘的孩子,可怜啊!世上的后娘,没一个好心肠的!”细柳听在耳里,看在眼里,但还是那副铁石心肠,根本不心疼长福。
   可怜的长福终于没有办法忍受了,他逃走了。邻居王大妈听说后,拄着拐杖问细柳:“孩子他妈,你得去找找那孩子呀,好歹他也是高家的一根苗啊!”细柳眼都没抬:“脚长在他身上,他要走,我有什么办法!”这下,邻居们更是在背后指责细柳心肠狠毒。
   三个月后,长福在外面讨饭也吃不饱了,混不下去了,只好灰溜溜地回家。但他也不敢冒冒失失地进自己的家门,于是他哀求邻居王大妈帮自己转交细柳。细柳说:“他如果能挨一百棍子,就来见我,否则,他还是不要进这个门槛!” 长福听了,猛然冲进家门,痛哭流涕:“我愿意挨打,只求娘肯让我回家!”细柳问:“你知道悔改了?”长福说:“我知道。”细柳说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悔改了,就不用挨打了。安分放牛吧!”长福大哭:“娘,我愿意挨一百棍子,只希望您让我继续读书!”细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坚决不同意:“让你读书,那是瞎子点灯——白费蜡!”经过长福一再苦苦哀求和王大妈的劝说,细柳才勉强同意。
   经历这一番磨难后,长福深知读书机会的来之不易,他开始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他勤奋刻苦,学业上突飞猛进,十四岁就考上了秀才, 成了县里青年学子中的佼佼者,很得县令杨公的赏识。这正是:不经一番寒彻骨,争得梅花扑鼻香。
 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细柳的小儿子读书五年,也不能写出一篇像样的文章。细柳知道长怙不是读书的材料,长叹一声,让他回家务农。长怙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,汗珠子一串串地往土里流,当然不乐意喽。长怙稍微流露出一点点这样的心思,细柳马上大怒:“自古以来,百姓各有一种安身立命的本领。你一不能读书,二不能务农,你想饿死在臭水沟里啊?”说着,细柳操起一根擀面杖就劈头盖脸地打下去,长怙见势不妙,只好乖乖地干活。这以后,长怙只要稍微有一点偷懒,细柳就破口大骂,还棍棒齐下。而最让长怙不服气的是,家里的好衣服、好食物,细柳都留给哥哥长福,长怙看着这一切,心中敢怒不敢言。
   三年后,长怙熟悉了所有的农活,细柳拿出本钱叫长怙学习做生意。长怙一下子变得轻松了,手中还有一点小钱可以自己支配,于是,他开始到赌场去赌博。输了钱,他就向母亲撒谎,说是什么遇上小偷啦、运气不好啦。细柳慢慢地发现了事情的真相,把长怙叫过来,又是一顿痛打,打得长怙几次昏过去。长福担心弟弟有生命危险,“扑通”一声,直直地跪在母亲的面前:“娘,弟弟年幼无知,是我没有教好弟弟,我有责任。请您打我吧!”细柳这才停止。打这以后,长怙一出门,细柳就派得力的仆人跟随,长怙也只好夹着尾巴好好做人。
   几个月后,长怙对细柳说:“娘,咱们乡里有几个人准备结伴到济南府做买卖,我也想去长点见识,您看行不?”说完,长怙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。细柳沉吟片刻,微笑点头:“也罢,你去一躺也好。” 长怙大喜。
   第二天,长怙临行前,细柳拿出三十两白银和一个金元宝,对他说:“长怙,这三十两银子,给你作本钱,是赚是赔都没有关系,年轻人嘛,长见识是最重要的。这个金元宝,是你祖上的遗物,我把它送你,是让它保佑你一路平安,你可一定不能去动它!” 长怙心中狂喜,表面却连连点头。
   到了济南府,长怙找了个借口,摆脱了同乡,一个人大摇大摆直奔济南有名的赌场——得胜楼。不到十天,三十两银子就打了水漂,还欠了一些赌帐。长怙想着还有一个大金元宝,心里既不发慌也不怎么心疼,得意洋洋地拿出大元宝请赌场老板给换成碎银子。没成想老板把它一劈开,里面居然是铜的!长怙这下子脸都白了,手心里开始冒冷汗。赌场老板白了长怙一眼,笑道:“这位大爷敢情在开玩笑?” 长怙赶紧辩白:“小的实在不知情。这样吧,我马上去借钱,一定还上您的钱!”老板对一个伙计耳语一番,而后指着凳子对长怙说:“这位爷,你先在这里一会儿,我还有点事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推荐内容